時間:2014年11月17日
  地點:遼寧省沈陽市沈河區人民法院
  目擊者:見習記者韓宇 記者張國強
  6年前,潘某、褚某與沈陽市人民政府招待所簽訂房屋租賃合同,租下多個房間欲用於經營賓館使用,裝修完畢後,被該招待所阻止進入,無奈之下在2009年將該招待所起訴至沈陽市沈河區法院,請求法院判令解除合同、返還租金及賠償貸款利息,訴訟請求被法院駁回。
  6年後,潘某、褚某找出新證據,再次將該招待所告上法庭,一張“不存在的發票”成為了這次庭審的爭論焦點。
  上午9時20分,庭審開始,原告潘某、褚某未到庭,被告單位法定代表人張巍虹則準時出庭。
  原告潘某、褚某的代理人杜建平提出訴訟請求:請求法庭判令解除原、被告之間的房產租賃合同,賠償原告合同違約金5萬元;判令被告立即返還全部租金,及4倍同期貸款利率等。
  在這份訴狀中提到,2008年7月1日,原告與被告之間簽訂了一份房產租賃合同,合同約定:被告將其沈陽市人民政府招待所56間客房、會議室、餐廳、前廳租給原告經營使用,年租金50萬元,原告已於2008年6月25將50萬元交給被告。前期自2008年7月至11月30日為裝修期免租金,自2008年12月1日至2018年11月30日止,租期10年。被告保證原告在承租期間內正常經營的一切手續使原告正常經營。
  “原告交完50萬元租賃款後開始對房屋進行裝修,2008年12月1日裝修完畢後,被告卻阻止原告進入房間,被告也未能提供房產稅發票等原告辦理經營手續,致使原告到現在都無法營業,原告的合同目的不能實現。”杜建平說。
  據瞭解,2009年4月,原告曾向沈河區法院起訴,請求判令解除原、被告之間的租賃合同,返還已繳納於被告的50萬元租金等,法院判決雙方合同有效存在,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。
  針對原告的訴訟請求,被告代理人陳國興在答辯意見中指出,原告屬於重覆起訴,已超過法律訴訟時效,並且被告在合同中無違約行為。
  庭審中,杜建平則向法庭出示了一份新證據,由沈陽市沈河區地方稅務局出具的情況說明,說明中顯示,2008年6月25日至2009年11月30日,被告繳納房產稅合計3648.54元。
  杜建平解釋稱,按照房產稅暫行條例規定,租賃房產的房產稅按房租收入的12%計徵房產稅,原、被告之間的50萬元租金產生的稅費應該是6萬元,顯然被告根本沒有繳納這筆房產稅,根本無法提供房產稅發票。
  杜建平說:“原告想要進行合法的經營活動,必須辦理相關的工商、稅務手續,按照規定,必須提供房產稅發票等票據,而被告的行為致使原告無法營業。”
  陳國興在質證環節稱,對這份情況說明的關聯性有異議,被告沒有為原告單獨辦理經營手續的義務,是否繳納房產稅以及繳納多少房產稅,都不影響原告使用租賃房屋及進行經營。因為原告使用的就是被告的經營手續,所有經營手續是在簽訂合同之前存在的。
  隨後,原告的另一名代理人肖玉榮又向法庭提供了沈河區法院在2009年4月針對原、被告之間房屋合同糾紛的民事判決書,旨在證明法院的判決確定了這份合同的性質是房屋租賃,
  肖玉榮稱,如果是租賃合同,原告必須獨立取得合法經營手續,不存在與被告共同使用被告的經營手續。
  陳國興則表示,這份判決恰恰能夠證明,是由於原告與案外人李超因經營問題發生爭議,致使租賃客房閑置,同時也認定,被告已經按照約定交付了房屋,不存在任何違規行為。原告沒有使用該房屋,完全是由於自身原因造成的,與被告沒有任何關係。
  法庭辯論中,陳國興稱堅持答辯和質證意見,原告已用實際行動解除合同。
  杜建平則稱,在這份合同中提出,本合同如提前終止、解除,原、被告雙方應協商解決,但被告沒有進行任何協商。被告不提供房產稅發票等手續是不能開業的根本原因,李超等案外人糾紛與本案無關。
  在進行法庭辯論後,法官詢問原、被告是否進行調節,原告表示願意調解,被告則不同意調解,法庭沒有當庭作出判決。
  法制網沈陽11月17日電  (原標題:一張“不存在的發票”成庭審爭論焦點)
創作者介紹

強劍

kbadhhnd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